胜出今天结婚了吗?

伯爵厨

目前退坑游戏

是鸽文手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更新

一点人气也没有


非常小透明

【复健短篇】无题2

“即使你这么说。”他露出了为难的表情,飞走的蝴蝶可不听他的话,不会飞回来再让他拍一张。少年像是不打算就此原谅他似的,揪着那只蝴蝶不放。

“不如拍我。”他听见了少年的嘀咕声,指腹摩擦快门,眼睛里闪过一缕狡黠。抱着他肯定会炸毛的想法摁下了快门。

咔嚓。

少年回头看见的就是疑似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拍了什么照片的人,即使那笑容一闪而逝,少年也捕捉到了。随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少年有点想揍人了。

可阿醉脸上始终挂着写着四个字‘人畜无害’的微笑,让少年找不到理由下手。“是你说的不如拍你。”即使不用他说少年都知道照片里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。

少年抢过相机,扒拉着将所有照片翻了个遍。末了,少年将相机还给阿醉,气愤的跺着脚。

咔嚓。

“你要拍到什么时候!”

少年要被阿醉搞疯了,可他却并不讨厌现在的时光,亦或是说想念。
他醒了,之前所见的只是一场梦。他梦中的阿醉已经不在了。床的另一半自从那天起就是空的,仿佛他曾经记忆里的那个人只是一个幻影。

他抚过另一半冰冷的床单,他已经一个人生活很久了。尝试着没有阿醉的生活;尝试着独自一人活下去。

只是数周而已,他就感觉寂静快要变成一把刀,将他从里到外残忍的切成两半。他那日翻到最后,看到了阿醉所拍的最后一张照片。
在阳光下朝着大海微笑的自己。
而如今那张照片则被压在相册的最底下,像是一道被掩盖的丑陋伤疤。他的阿醉也不是消失了,也不是离他而去了。
他的阿醉永远的停留在那一天,他的阿醉已经死了。

他最清楚不过了,那一日的爆炸中,是谁保护了他;他最清楚不过了,阿醉伤口的血滴落在他的脸上。他还未询问阿醉的伤势,另一个爆炸就将他的话语掩盖,他之后就不省人事。

醒来的时候已是爆炸后第三天了。
除了白色的天花板,什么都没有。四周都是同一个颜色。他的朋友都在场,唯独没有阿醉。
他曾不顾亲朋好友的阻拦,询问了阿醉的去向。而医生则是突然露出了为难的神色,搪塞的说了些他难以置信的事情。像是不愿告诉他事实,不论怎样要挟,看护他的医护人员就是一句话都不肯说。

他们知道在爆炸死亡的那个人有多看中他,即使已经死亡,那个人也依旧紧紧的抱着他。而他们也意识到了那个人对于他而言的重要性。即使他以死相逼,他们都不肯说出事实。多么残忍。
直到家属被喊去确认遗体后,他才发现了事实。其中一具遗体的左手无名指上有一枚戒指。而当他要求拿下那枚戒指时,他已无法站立。
那是他的戒指,自己的无名指上有一个同样款式的戒指。而当他想再看一眼阿醉的时候,留给他的只有一捧骨灰。

他大哭了一场,回到公寓也只是坐在电视前,盯着墙壁发呆。他像失去了一切的孩子,在原地不知所措。他明知哭泣不能改变什么,却还是一遍遍的哭着,想寻找到他的一点儿气味。
他失败了,一切留有阿醉气味的东西如今就像是过往的碎片,一次一次的刺伤自己。仅此而已了,除了这些,他什么都没有了。

他辗转难眠,像是还没有熟悉一个人的生活。
就当秦醉从未出现过;就当秦醉从未进入他的生活。即使没有秦醉,他也可以过的很好。他也可以——
·胡乱的产物

·糖中带刀

·咕咕咕

评论
热度(2)

© 胜出今天结婚了吗? | Powered by LOFTER